我就像站在一個懸崖邊,前面是深不見底的懸崖,後面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沒有出去的路,我必須自己去開出一條路來,我才可能走出去
我想要跳下懸崖,非常想,但是阻止我跳下懸崖的東西很多,主要是人類的求生本能。
我只要一天不跳下去,我就不得不去森林為自己開出一條路,好讓自己以後能夠走出去,儘管我不知道森林有多深,森林的另一邊是什麼。
所以我,一邊想要跳下懸崖,一邊又因為跳不下去而痛苦,然後我還只能懷著這種痛苦的心情繼續去為自己開路,在森林裡面,也還有很多不至於讓我死亡,但是會不斷加深我痛苦的東西在。
我只要一天不死,我就必須去給自己留後路。
連歇一下都不被允許。
我只要一天不死,我就必須把這條路鋪好,不管這樣對我來說...

烏鴉在向他飛來。

突然想到說自己幾百萬年沒寫日記了,上一篇大概是上一年的了……雖然想要表達的東西很多很多,但是比起寫出來果然還是更希望能夠說給別人聽啊
不過因為能說的人不能想聯繫就聯繫所以還是算了吧——

哎,為什麼我活著啊,反正也沒人想我活著

我明明是想要變得特別,至少和別人不一樣,不管是好還是壞,但是我卻一直在提醒自己,一直在和自己說你和別人沒有什麼不同,別人也會這樣,你只是在裝可憐,但是我覺得我和別人不一樣,我覺得我的難受和別人不一樣,但是我一直在告訴自己我和別人一樣,我只是在裝可憐哈哈,所以好痛苦,自己好惡心,為什麼自己還活著,這個世界做過最糟糕的決定就是讓我誕生了吧
我覺得我現在可能是重度了,我想去看看自己是不是,但是我也不想去看,我身邊也有一些其他人,但是我很討厭他們,明明是我先哈哈哈,差不多一年前是中度重度症狀,我覺得我現在是重度了吧,我一直沒有吃藥,我也討厭什麼心理咨詢心理輔導,因為覺得很惡心,我很開心自己有病,但是又很...

我不知道我想說什麼,估計就只是大晚上睡不著覺的負能而已
我想死,不是之前三四月那段時間的那種腦子裡除了快點去死以外什麼也沒有的那種想死,也不是平時一般的負能說著想死的那種想死,僅僅只是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想要死亡
想想自己之前曾經自殺過三次吧,不,應該說是自殺未遂,都是在今年三四月的時候,那段時間說是什麼心理疾病高發期
第一次是在教室,晚修的時候,我拿美工刀在劃自己手腕,但是因為周圍都有同學所以不是很明顯,於是我想去講台坐著,但是那天值日的那個人不給我上去坐,不然的話我那天肯定已經把手腕割開割深了,在別人看來他可能是救了我一命吧
第二次是在樓梯旁那個不是很多人去的轉角,我割開手腕了,把傷口弄深了,我用...

魔方

前幾天在家裡看到一個舊魔方,想起了以前的一點事情

小的時候,我爺爺奶奶吧好像是,帶了我和我表姐去給我們每人買了一個魔方,表姐選的是那種有一面是一整張圖被分成九個格的那種,我選的是最普通的,只有顏色的那種

然後我們回家,各玩各的的魔方,表姐把那一面被分成九個格的圖拼好了,然後爺爺誇她,說 我孫女真聰明。

我聽了之後,也想被誇獎,然後我加快速度把一面拼好了,拿給爺爺看,然後他說 你這個拼完全部才算拼好。

我想說什麼呢,我也不知道呢,大概只是在回憶往事而已

想畫一個符合自己id的頭像,但是這個最原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也想要畫出很龐大的世界觀,畫出大家都喜歡的孩子

我現在的心情,有點一言難盡,這大概就是人類的感情吧,說不準是哪種感情,感覺將它分到哪一類都是合理的。
我最想要的,就是一夜暴富,但是這是不可能的,我也知道,要實現這個,我能做的只有活著,然後賺好多好多錢,給自己也好,給會為了我哭的人也好,給誰都好

就算是苟活也可以被接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