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吐物眼球

那是非常糟糕的事
無論如何都還是希望自己是最特別的
儘管這不可能

噢。誰能資助我二十塊去天堂的打車費。

摸魚
摸到哪個顏色塗哪個

嗚哇這個色差……

新百變書店

以前經常去的書店似乎是要關門了。
從小學到高中
看著老闆慢慢變老
看著老闆娘的頭髮漸漸變白
看著老闆的兒子長得和我差不多高
看著老闆的貓咪慢慢長大到再也見不到它

我還記得最後一次去買漫畫的時候,老闆娘的頭髮已經白了差不多一半
我還記得買完漫畫走的時候老闆娘說送我兩支筆
我還記得她拿筆給我的動作和我說謝謝時對我的微笑

今天本來想著買飯回去的時候順便買幾本漫畫吧
然後路過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把鐵門拉下來了
鐵門上大大的“新百變”三個字,
看著這個場景,我卻不知說什麼。
總覺得心臟好像有什麼奇怪,卻又似乎什麼事都沒有。
買完飯再路過時,
沒有再看那扇鐵門一眼。

那扇被拉下的鐵門,
似乎將我的回憶一起遮住了。

剛才和我媽聊起這個
說到當年
我因為上了初中,所以很少去那裡了
但是也可以說是經常去那裡買書
我總是喜歡買一本叫做c彩繪的雜誌,因為那上面有很多繪畫教程
然後有一次,因為某些事所以有一段時間沒有去
再去買書的時候,老闆笑著和我說

“好久不見啊,怎麼這麼久都沒來買書,c彩繪都給你留著呢,以為你再也不會來買書了啊”

當時我是什麼心情,語言形容不出來
但每次想起這件事的時候
那份心情似乎都浮現了出來

然後我媽就像是嘲笑一般的笑了
和我說,哈,這種書店是因為沒什麼人去那裡買書所以才會記得你……

那又怎樣啊?!但是我是覺得很不一樣啊?!別人說這種事情的時候你不要說話就好了啊?!
我生氣地打斷了她
眼淚也不知為何從眼眶中湧出
幸好她沒看到呢。

然後我走回房間,打下這段文字
就算是在這期間
眼淚也一直沒有停過呢

我記得老闆胖胖的,是個憨厚的人,笑起來特別可愛
我記得老闆娘總是微笑著,是個十分溫柔的人
我記得他們的兒子有時候會幫他們看店,有時候坐在椅子上和爸爸一起玩遊戲
我記得他們家那隻灰色的花貓,超級可愛,有時候走過你腳邊會拿尾巴掃一下你的腳,或是用身體蹭一下你的小腿,我還記得它柔軟的毛,不過仍然不知道它是個小帥哥還是個小美女呢

我還記得好多好多
但是現在
也只能回憶了。

              ——紀念陪伴了我差不多八年的新百變書店,還有經營著它的幸福溫馨的一家人。
              ——寫于2017年4月21日晚上8點44分
              ——筆者,臉上淚痕還沒有干的梁檸檬

今天聽到了一個很令人驚訝的事情
我有一個十分討厭的人,真的是十分的討厭,討厭到把所有的惡意都施加在他身上的人
但是同學說,他今天問了和我玩的比較好的朋友
問我沒事吧。
莫名其妙的發問。
我可是超級討厭你的哦
討厭到想殺掉你的程度啊
不是第一次了
一直以來構建的討厭,怨恨,以此來保護自己的堡壘
在一瞬間崩塌了。

想發點圖裝作自己很勤奮的樣子結果發現根本沒有圖,只能拿著舊圖混更

*旁觀者視角,雖然並沒有用到但名字叫做 俺
*是的情節是我之前看的bl漫裡的
*下面沒有啦






   今天,我在一間咖啡館里被女朋友甩了,我很傷心。這間店的店長人很好,長得也很帥,一頭銀灰色的長髮。他請我喝了咖啡,聽了我抱怨。
   在我要付錢的時候,店長說:“這個就算我請你的吧,以後多來光顧就好啦!”我很感激,同時也感覺到了來自旁邊吧台的視線,我往那個方向瞄了一眼。
   一個有著藍灰色頭發的少年。
   在我看向他的同時,他的目光便從我身上轉移到了店長身上。
   好像是大學裡的……?我這麼想著,走出了咖啡店。
   我又去了那家咖啡店幾次。
   我對那裡也已經熟悉了,店裡還有另外兩位店員,其中一位是十分美麗的女性。
   真是般配啊。是在交往嗎?我看著店長與店員小姐的背影這麼想著。
   啊,視線……旁邊藍灰發色少年的視線毫不掩飾,我感覺到他正在盯著我。我轉過頭看向他,他的目光又再次看向店長那個方向,露出了不太滿意的表情。
  “啊……”我不由得開了口。“?”少年轉過頭疑惑的看著我,店長聞聲,轉過身來看著我們:“你們認識?”
  “啊……嗯,同個大學的”我有點尷尬。這時,我註意到店長左手上有一枚戒指。
  “誒!?斑鶇你早點說嘛!”
  “沒有這個必要,只是見過而已,栗鳶先生你太大聲了。”斑鶇說著抿了一口咖啡。
  “啊,啊哈哈……”我乾笑了幾聲。知道了兩人的名字啊,我想著。“那個,你們是……?”
  “啊,我們是……”“並不是什麼特別的關係。”斑鶇冷冷的打斷了店長的話,店長的表情顯得有點難過。
  “那個——栗鳶先生!”店員小姐將店長叫了過去,斑鶇盯著他倆走遠,皱起了眉头。
   為什麼會皺起眉頭?我思索著。
   ……難道!
   其實斑鶇喜歡店員小姐但是店長在和店員小姐交往並且准備結婚了所以斑鶇看著不爽?!
   我一口氣得出了這麼個結論,由於自己被甩過所以看著於心不忍【?】,我決定幫他。
   每次在店長和店員小姐說話的時候,我都有意打斷,但是看斑鶇的表情不僅沒有緩和,反而越來越煩躁了?!
   他站起身,走進了店的裡面。店長見狀也追了進去。我只有呆呆的盯著他們走掉,店員小姐看著我,輕輕的問道:“難道說,你也註意到結婚的事了嗎?”“啊,啊嗯”“畢竟兩個人都是新婚,所以希望也能體諒一下呢”我看著店員小姐,說不出什麼話來。
   我一直想著這件事,一直想著,我覺得斑鶇真是十分的可憐,但是我也不能為他做什麼。
   我再次來到了這間咖啡店。
   “歡迎光……”“店長你為什麼要長得那麼帥啊!”我不知道為什麼對著店長喊了出來。
   剛進門口的斑鶇愣住了,隨後他用一臉氣憤的表情對著店長說:“你們果然!”“不是你想的那樣!斑鶇!”
   “我叫過你注意一點的,但栗鳶你都不聽!和那些鄰里的女人就算了,你說是為了鄰裡關係好我忍,但是現在你和他……!我說過的,只有外遇是絕對不行!!”
   “外遇?”我懵逼。
   “不是啦斑鶇不是你想的那樣”
   “啊——開始了,就說要栗鳶先生和斑鶇好好認個錯就沒事了嘛”“唉,要閉店嗎,反正也還早”旁邊兩位店員一臉苦惱的討論著。“誒……那個,請問外遇是?”“不是店員小姐你和店長嗎……?”“啊呀,不是啦,我可是個已婚者”“小鬼,我跟你說,結婚的不是店長和她”“誒?”我還是一臉懵逼。
   “週日那位太太的約你不是也沒有拒絕嗎!她明顯是看上了你啊!”
   “但是不只有我和她兩個人啊,這是社區的大家舉辦的活動她來邀請我而已啊!而且斑鶇為什麼要說我們沒什麼特別的關係?!”
   “難不成要大聲的喊出來我和你是夫妻嗎?!那栗鳶你會因為搞好鄰裡關係而外遇嗎?”
   “怎麼可能!?我是那樣的人嗎?!啊——真是夠了!不要像小孩子一樣任性……啊”
   “啊,笨蛋”
   斑鶇聽到那句話後眼裡泛出了淚花,稍微帶著點哭腔沖栗鳶喊:“我這麼任性還真是抱歉了啊!!”“不是,斑鶇,對不起我胡說的,是我不好”店長手忙腳亂的安慰著斑鶇。
   “竟然把禁忌說出來了店長真是個笨蛋”“果然還是閉店吧,給你兩個小時噢店長”“啊,抱歉”店長不知如何安慰斑鶇,只得讓他在自己懷裡撒嬌。
   我隨著店員們走出了咖啡店,我全程一臉懵逼。
   店裡的兩人還在爭吵。
   “啊——反正對你來說還是女人更好一點吧!夠了!我要離婚……唔”店長不由分說的吻上了斑鶇。
   “誒?”我萬臉懵逼。“那,那個?”我指著店裡的兩人
   “嗯,所以說他倆是夫妻噢”
   “結了婚的是他們兩個人啦”
   “啊……”
   “唉,店長也不學著點,下次找他要點加班費吧”
   “反正每次吵架都是他先服軟嘛”店員一邊這麼感歎著一邊漸漸走遠
   “冷靜下來了嗎?”店長放開斑鶇。“嗚,離…唔嗯”斑鶇的話語再次被栗鳶的吻堵住。
   “嗚嗯,夠了,唔,放開我”店長放開斑鶇
   “不要輕易的說出這種話,我也會受傷的”店長將額頭抵在斑鶇的額頭上,“……嗯”
   “周日的約我不去了,我會拒絕她的,好嗎”斑鶇看著他點點頭,店長的手撫上斑鶇的臉,與他擁吻
   我站在門外,十萬臉懵逼。總之是個好結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