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吐物眼球

明明lof我大概是要用來填坑的,但是卻變成了發長條負能的地方哈哈,對不起,抱歉哈哈

我記得我說過這樣的話,
但是我不記得是和誰說的了
對我來說,學習是一項強制性活動,不管我想不想做我都得去做,我喜歡數學,所以有時候我做數學會莫名的很開心而且不想停下來,儘管他是強制性的,或許就是因為他是強制性的活動,而這其中我對數學又是喜歡的,所以才能夠一直做下去吧?
但是遊戲的話,玩遊戲是非強制性的,基本我喜歡玩就玩,不喜歡玩就不玩,所以我對遊戲反而沒有那麼大的熱情,不如說是三分鐘熱度,就算是一見鐘情的遊戲,或是一直有在關注的遊戲,我都玩不久,最多就是剛開始你們會見到我一直在刷這個遊戲,但是後期我就淡了,甚至會忘記
↑大概是這個意思,我忘記我是和誰說過了,也就只是突然想起來然後說說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
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但是現在,我大概想的是
我一個人
好孤獨
一個人
誰都好
誰可以來救救我啊
眼淚根本
流不出來

從現在開始,又變回一個人了。

每天都在思考自己要做什麼
完全沒有目標……
活著有什麼意義噢【】

我現在
大概是很孤獨吧?
哈哈
明明吃了藥但還是哭了
哭得很難聽
和之前星期二那天一樣
哭得很難聽
一直在嗚咽
不知道為什麼
停不下來
不管是哪邊都好
停不下來

剛剛的自己好恐怖噢
聽著自己的聲音一直在叫
感覺像是有兩個自己
腦子很冷靜的觀察著自己
身體不受控制的哭著
耳朵和身體分離開了
耳朵聽著自己
覺得自己好可怕
幸好只有我在家!
希望沒有嚇到隔壁吧
隔音應該沒那麼差
我沒事了
已經沒事了
已經冷靜下來了

生日快樂


想起我之前一次生日
嘿果然還是很喜歡你這個人啊
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看我的
會覺得我很煩嗎
哈哈
生日快樂啦
祝你能夠一直開心呀

已經不想學了
什麼都不想管了
反正學了也是沒有用的
不管怎麼學自己都是一樣很差
這種話是不能說出來的呀。
大家都很開心,因為大家都考的很好,所以我不能ky,我不能在這個時候表現自己的不開心,不可以,我要笑
因為我是一個人開朗陽光風流倜儻正能量的帥哥。

自己這邊也發發!是西奧和我!

我在宿舍的時候會做夢

一般都是中午午睡的時候
夢裡面是和現實一樣的情景,就像是閉著眼睛,但是透過眼皮看到了宿舍一樣
很久以前就有了,好像是初中的時候開始,這些夢都有一些共同點,夢裡的情景是和顯示一模一樣的,一點偏差都沒有,你根本分不清;夢裡我動不了,完全動不了,就連動動手指頭這麼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
第一次做這樣的夢的時候我是面對著墻的,我能看到我面對的墻是怎樣的,餘光能瞄到上床的床板,一切都和現實沒有任何區別,
但我不能動,
根本動不了,我很害怕,我想動,想要證明一下自己還能動,但是做不到,而且有種逐漸下沉的感覺,我很慌,我把精神都集中到我的手上,希望他能動一下,哪怕是一根手指,但是還是沒用
然後我就醒了,心跳的很快,而且像是被擠壓著一樣,我在大口的喘著氣,感到後怕

之後都斷斷續續的有做這樣的夢,不過每次都比前一次多點什麼,像是有一次是感覺到宿舍的人都起床了,他們在身後走來走去【因為我是面對著墻睡的】,他們已經準備要回教室了,但我動不了,連聲音也發不出來,他們沒人來叫我,我很著急,也很怕,然後我又醒了,還沒有打起床鈴,大家還在睡午覺
然後上到高中,到目前為止的印象中好像做過三次這樣的夢,都是和上面類似的,不過慢慢的能聽到他們起床後在聊天的聲音,但還是沒人來叫我,我也還是動不了
記得最近的一次,好像就在幾天前,這次也和前面的有點不同了,我是平躺著睡的,然後飛揚在叫我,她還搖了我,梓茵在戳我肚子的位置,但我還是動不了,但我能感受到她們,不過都是眼睛以下的部分,動不了,很害怕
醒過來之後和他們說了這個事,她們沒什麼反應,就是說是很正常,做噩夢,但是令人感覺很可怕,在動不了的期間一直有種下沉的感覺,好像要陷進什麼地方一樣,但是直覺告訴我不要陷進去,那是很可怕的地方,深深的窒息感,好像只要一放鬆就會死掉一樣,每次醒來心臟都好像被擠壓一樣,十分的可怕呀哈哈
如果陷進去的話會怎樣呢,會死掉嗎,我還是很想試一下的。